富民一波中特← > 印象金華 > 發現 > 正文

惠泽社群一波中特图库:文風濃郁之地 紅色基因永傳承

富民一波中特← www.uswwj.icu 提示: “黯淡了刀光劍影,遠去了鼓角錚鳴,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……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,人間一股英雄氣在馳騁縱橫?!?

“黯淡了刀光劍影,遠去了鼓角錚鳴,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……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,人間一股英雄氣在馳騁縱橫。”

在金華城的東大門,金東區開發的前沿,有一個名中帶孝的街道——東孝街道。走進一個個村莊,幾百年的參天大樹、雕花精美的老宅、文化禮堂里的名人事跡,無不彰顯著這里的深厚底蘊。北山四先生之一金履祥的后人遷居于此,獲建“樂善好施”坊的善士金律居住在此,兩度在家中接待秋瑾的金南山成長在此,較早成立地下黨支部的施坤爐教書在此……數百年來,這一片文風濃郁之地,走出了一個個革命先驅,留下了閃光的足跡,激勵著后人。

宋元時期,金華學派誕生了四位著名學者:何基、王柏、金履祥、許謙,時稱“北山四先生”。“仁山先生”金履祥居住在蘭溪,元致和年間,他的第三孫金若龍從臨海過道金華回蘭溪,途經東藕塘(湖),見湖中荷花與岸邊楊柳相映成輝,景色宜人,遂從蘭溪遷居于此。那是一場700多年前的喬遷。

大約400年后,東藕塘金氏出了一位名叫金律的后輩,以樂善好施之名光宗耀祖。金律從過政,“恩例監貢,考職侯選州同,例膺州司馬”。但后人猜測,他積聚大量田產和財富,應該還是經商所得,估計開過錢莊。

金律一生修路造橋建亭無數,如湖林橋、白云橋、親恩亭、樂善亭等。金華的通濟橋修到一半,因為缺乏資金停了下來,他慷慨解囊,捐修一個橋洞。此外,他還接濟族中貧窮孤寡之人?!杜漢鶚獻諂住芳竊兀?ldquo;凡有饑寒困苦及不能嫁娶者,效文正公義田法助之;佃戶則減除積例重秤,田銀田工有累欠租谷者,免之……遇荒轍兩眉蹙皺,公幣施濟外更獨行捐贈;遇有貧困者求助,即資以谷若干、銀若干……”

金律還熱衷辦學,他在自家七進廳后花園中建起奎光閣作為書院,聘請知名學者講學,曾經主講過金華麗正書院的經師王崇炳也來此擔任主講。七進廳里的許多房舍成了學生的宿舍,供遠道求學的學生居住。

作為“北山四先生”的后人,金律還求購四先生的著作,交給在奎光閣教書的先生們校讎,由自家的印書坊刻版出版。

金律的樂善好施,在《金華征獻略》中有記載:“孔時(金律的字)在金華僅中貲,而慷慨好義于今鮮偶。”意思是說,在金華范圍內,金律的經濟實力只算中等,但他慷慨而為的善事卻無人能比。

1755年,金律去世。兩年后,為褒獎他一生行善,一個高大的“樂善好施”牌坊樹立在村中。牌坊最上面有“恩榮”兩個大字,“樂善好施”四字下有一行小字“為浙東善士金律立”。200多年過去了,連接著牌坊的老房子漸漸倒塌,但牌坊依然屹立在路邊,上面的字跡清晰可見,兩塊寫有文物?;さノ壞氖髁⒁慌?,彰顯著它的價值。

金若龍帶領族人在東藕塘定居后,1466年,有一部分后人繁衍到了另一個地方——雅芳埠村。

村名文雅,也接地氣,因為埠頭真實存在過。村南是綿延不息的義烏江,一路往西,通往蘭江、富春江、錢塘江。曾經,大量的農產品從埠頭運出去,大量的生活用品從埠頭運進來。有頭腦的人買船跑運輸,漸漸發家,打造庭院,培養兒女讀書,由此留下了不少氣派的建筑遺產,也留下了蕩氣回腸的故事。

生活在這個村里的人,幾乎都聽說過“6座山”。清朝末年,一個叫金錦達的大戶人家生了6個兒子,每個兒子的名字里都帶有“山”字,岳山、長山、南山、華山、琪山……其中,二子金南山的名氣較大。

金南山出生在1877年,19歲考上秀才,1904年出資在藕湖金氏宗祠創辦學堂。同年8月,他赴日本求學,在那里結識了秋瑾等人,思想由維新改良轉向革命。1905年,日本政府應清政府的要求,頒布《取締清韓留學生規則》,留學生們紛紛回國。1906年,秋瑾回國創辦光復會,金南山也回國,與她一起從事反抗清廷、推翻舊社會的革命工作。秋瑾曾先后到諸暨、義烏、金華、蘭溪等地聯絡會黨,商量起義之事。在1907年1月下旬至3月初,她兩次到金華秘密活動,都寄居金南山家中,一同商議革命活動。金南山的弟弟金長山曾親眼目睹此事,并記錄下來:“每到夜深人靜之時,兄長與秋瑾徜徉于東藕塘堤散步密談,不時慷慨悲歌。”

1907年,秋瑾策劃的起義失敗,于7月在紹興從容就義。聞此噩耗,金南山賦詩表達哀思:“落地有根皆勤節,抵天無力暫低頭,若是朝朝遭困壓,令它枝干也橫抽。”而后,他避難出走,流亡紹興,落下疾病。

武昌起義成功后,金南山回到故里,主持赤松鄉的民主自治運動。在他的領導下,赤松鄉成了“首善自治區”。然而,由于日夜操勞,金南山痼疾發作,直至失音,一病不起。1915年9月,他離世長辭,年僅39歲。

一個世紀過去了,金南山的事?;乖詰鋇亓鞔?,他招待秋瑾入住的房子依然屹立,位于雅芳埠村壽寧巷25號,一幢徽派建筑,兩層木結構樓房,三間兩弄,一個天井,門框用石頭砌成。時過境遷,當初的白墻已被歲月染成了黑色,墻根處,青苔片片,似乎已與墻融為一體。倒是門框底部的雕花清晰依舊,經歷了100多年的洗禮,不失素雅本色,正如它的主人。

如果說,金南山的房子閃爍著一個民族抗清革命光芒的話,那么,他弟弟金長山的房子,則記錄著一個地方從舊時代走向新時代的變遷。金長山的房子也是兩層樓徽派建筑,比較氣派、完整。1950年,金華剛剛解放,匪患嚴重,金華縣委縣政府成立后,曾經搬遷到雅芳埠,選址就在金長山的房子里。該村還有不少像樣的大建筑,第八軍區醫療隊、金華糧食干校等政府機構,也入駐于此。這段歷史雖然短暫,卻是雅芳埠村風華過往的見證。

離東藕塘村不遠的地方,有一個叫黃山塘的村莊。村口的大石頭上,寫著“革命老區村”紅色大字。村中還有一塊石碑,上面也刻著“革命老區村”,落款時間是1994年3月。

上世紀30年代,這個村莊誕生了一個地下黨支部。有人說這是金華縣最早的黨支部,也有人說不是,眾說不一,但可以肯定的是,這個黨支部的成立時間確實較早。大約在1934年,一名叫施坤爐的人發起成立了這個黨支部,他讀過書,有文化,解放后還當過多所小學的校長。

黨支部有十幾名成員,除施坤爐外,其他基本是種田的農民,有黃山塘的,有周圍村莊的。他們一般在晚上活動,施坤爐的毛筆字寫得不錯,他寫好宣傳共產黨思想、農民運動、土地改革等標語,成員們趁著夜色拿出去張貼。小小地下黨支部燃燒的火焰,照亮了一大片地方。據說有的成員走十幾里夜路,把標語貼到仙橋、含香、曹宅。施坤爐還發展地下黨員,有的地下黨員后來參加解放軍,而且做了軍官。

1942年,這個地下黨支部被國民黨搗毀,施坤爐被捕入獄,半年后獲釋。

如今,地下黨支部活動過的房子還在,很不起眼,幾間一層小屋,黑色的瓦片,粉刷過的墻面已經有些發黑。幾扇小小的窗戶,木結構的小門,無聲顯示著它們與周圍現代建筑的不同。

村中主干道的墻壁上,有一幅幅革命宣傳畫,鮮紅的黨徽,斗志昂揚的革命形象,沿襲了當年地下黨支部的風采;“紅色精神代代相傳”“革命引領美麗鄉村”等標語,啟示著眼下所屬的新時代。

來源: 作者: 責任編輯:蘇宣萌
關鍵詞: 之地 文風 基因 紅色